2015年01月14日 星期三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投洽会

发布项目需知
抱歉,您目前还不是认证用户,暂时还不能发布项目呢
建议您先去 完善个人资料
或者 资料已完善,我要直接 申请认证

深度解析上海互联网产业为何沉沦?

时间:2015-03-05 14:13来源:腾讯科技

  摘要 8年时间过去,上海不但没有出现马云,整个互联网产业发展反而让人忧虑。PC互联网时代还算领先的上海,却在这一轮移动互联网浪潮中逐步被边缘化,以至于很多人感叹,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上海互联网产业都在沉沦,上海可能不再是互联网创业圣地。

深度解析上海互联网产业为何沉沦?

  曾经,上海为何出不了马云的讨论火热一时,这代表着上海上下希望发展好互联网的殷切希望。不过,8年时间过去,上海不但没有出现马云,整个互联网产业发展反而让人忧虑。

  近些年,上海虽然出了类似饿了么、洋码头等新锐互联网企业,但不仅企业数量偏少,发展规模还不算大,反倒是一些曾经火热的互联网企业消沉得很快。

  比如,盛大、巨人、九城、久游等曾经耀眼的企业快速衰落。少数几个相对大的成熟互联网企业还被并购,最近2个月,万达3亿美元控股快钱,58同城2.67亿美元收购安居客。

  而这两年北京崛起了小米、美团、京东等企业,深圳产生了华大基因、大疆科技等企业,靠智能硬件再度雄起,广州也诞生微信、唯品会 等,杭州则是产生了阿里周边生态链。

  PC互联网时代还算领先的上海,却在这一轮移动互联网浪潮中逐步被边缘化,以至于很多人感叹,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上海互联网产业都在沉沦,上海可能不再是互联网创业圣地。

  上海互联网的2014:大面积溃退

  最近58同城以现金加股票方式并购二手房电商安居客,交易结束后,安居客原CEO梁伟平(微博)将开始二次创业。据腾讯科技了解,梁伟平早在2014年6月已在积极筹备出售安居客。

  其原因在于,安居客与房地产中介链家等客户关系紧张,又冲刺IPO失败,梁伟平一直考虑安居客转型,但转型挑战太大,干脆另起炉灶轻装上阵,投身到更火热的O2O创业中去。

  而此前不久,万达集团斥资逾3亿美元控股安居客的同城兄弟、第三方支付企业快钱。快钱这一老牌企业在保持多年独立运营后,最终也投入到万达的电商和金融生态系统怀抱。

  更坚决变化来自盛大。整个2014年,盛大持续出售旗下原有的3块核心资产——游戏、文学、视频。尤其是游戏曾是盛大起家的行业,但盛大互动已不再持有盛大游戏任何股份。

  上海互联网企业数量本就不多,在九城落寞、巨人网络私有化后,来自盛大、快钱、安居客的一系列动作,更宣示上海互联网界的落寞,上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比PC时代更落伍。

  这引发上海的互联网创业者感叹。名片全能王CEO镇立新对腾讯科技表示,上海的互联网也有段时间辉煌过,当年盛大《传奇》非常红火,九城代理的《魔兽世界》也很流行。

  镇立新说,当年上海也曾有过很好的互联网创业氛围,只是非常可惜,盛大没保持一直辉煌过去。“如果盛大继续辉煌下去,可以起到一定带动作用,我相信会给上海带来一些改变。”

  沪江网CEO伏彩瑞18岁来到上海,如今36岁,其在上海待的时间已跟在老家待时间一样长,上海是其挥洒青春热血的地方。伏彩瑞创业时就是听着盛大和陈天桥的故事在民房起步。

  盛大最早走通在互联网上赚钱的模式,陈天桥又最早成功,激励了一大批的想在互联网淘金的年轻人。虽然盛大最初只是做游戏,但大批的上海互联网创业者能从盛大取经。

  伏彩瑞说,沪江网2009年来到张江,盛大就在张江边上,这几年下来,看到张江的变迁,心中有很多感叹。当盛大去互联网化时,再看看上海的互联网创业者,不免唏嘘不已。

  “这是我们挥洒青春创业的地方,大家会说,以后上海还是不是互联网创业圣地。盛大退去的时候,代表的不是一个企业的行为,而是上海的一个时代,是时代非常大的变化。”

  伏彩瑞指出,当身边互联网产业红火时,勤奋又努力思考的创业者,企业很难做得不好。反过来讲,当上海互联网创业环境不行,都跌得很厉害时,会有一种唇亡齿寒的感觉。

  这让很多人怀念当初那个陈天桥豪情万丈,准备打造网络迪斯尼的时代,盛大到处并购,到处招揽人才,势头远远盖过当今如日中天的BAT三大互联网巨头。

  当年盛大在上海一度云集众多知名创业者和职业经理人,如酷6创始人李善友(微博)、啪啪创始人许朝军(微博)、前盛大游戏董事长谭群钊、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前盛大云CEO季昕华等。

  这些人曾经在盛大奋斗,如今又都离开,如同那些花儿,曾经开过,却也凋谢。所不同的是,散落在各处的“盛斗士”在各自所在的领域又开天辟地,而烟花散去,空留下上海的惆怅。

  上海的互联网到底怎么了

  陈天桥时代的结束也在开启上海互联网另一个时代。2014年底,一直跟随哥哥创业10多年的“隐形人”、盛大COO、陈天桥弟弟陈大年开始从幕后走向前台。

  2015年春节前夕,陈大年更动作惊人,向WIFI万能钥匙团队发放年终大奖,不论职位高低,入职时间超过四个月的每一位同事获得一台价值近百万的特斯拉跑车作为年终奖。

  陈大年年终奖发放特斯拉跑车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外界有赞誉,有羡慕,有质疑。不过,陈大年则指出,这一切背后有更重要原因,是自己对人才的尊重和渴望,是“千金买马骨”。

  陈大年特别谈及关于上海和北京两地网络产业发展现状的见解,称上海互联网行业是全国互联网业的一抹亮色,在这里产生过很多优秀的公司,优秀的产品,以及优秀的商业模式。

  “作为上海互联网从业者,我清楚知道上海互联网行业不缺努力、不缺创意、不缺资金。但是,有一个短板不容忽视,上海互联网从业人员数量和北京相比差距非常大。”

  陈大年说,这是上海与北京两地互联网行业的重要差距之一。这也是愿意送给所有员工每人一辆特斯拉的动力,希望以此体现公司对人才的尊重,用诚意吸引更多的人来到上海。

  为何作为中国最大的城市,亚洲、甚至是世界的金融中心,上海反而缺乏互联网从业人才?

  原盛大影视CEO、现“微乐手机动态壁纸”合伙人赵雨润的经历可能更说明问题。赵雨润是上海人,但他却来到北京创业。赵雨润说,上海互联网创业存在几大核心问题:

  1,格局问题,上海地区的人一向以精明著称,喜欢计算投资回报率,尤其看重前期1到2年的投资回报率,若收益率不高,甚至亏本,不如投资到房地产、汽车等更保险项目。

  这使得上海的互联网创业者偏重于离钱近的行业,如游戏、互联网金融等细分领域,这也是上海为何能诞生盛大、九城等企业,而不是腾讯、阿里、百度这些企业的原因。

  不过,游戏等企业虽然来钱快,但具有周期性,很容易遭遇挑战,腾讯、阿里、百度这些企业虽然前期不赚钱,但后期却能有非常丰厚的回报,这一切也决定当前行业的格局。

  2,上海人的特点是喜欢“买办”文化,上海500强企业众多,当地人喜欢进入世界500强工作,每天喝咖啡,人生优先级也是先买房和车,创业是有风险的事,不被大多数人接受。

  上海人更注重生活品质,工作时间也自然要落后其他地方。名片全能王CEO镇立新对腾讯科技表示,上海人注重生活品质,大部分人平均工作的时间比北京、深圳的人要短。

  “作为个体可能觉得影响不大,但作为群体对群体,上海与北京、深圳每天差个小时问题就是很严重。”镇立新说,互联网行业发展日新月异,竞争的胜负可能就在几天时间之间。

  这产生了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在北京3W、车库咖啡、贝塔咖啡周围已形成很浓厚的创业氛围,海淀图书城快变成创业一条街,到处是创业者和投资人,逢人推荐项目或想找人融资。

  上海则不一样,上海也曾诞生一些创业咖啡馆,但很多面临倒闭。如沪江网CEO伏彩瑞所说,上海的互联网创业氛围没北京浓厚,彼此联系很少,都埋头做业务,忽略了其他。

  作为上海人,长期做互联网生意的华兴资本CEO包凡(微博)也有话说。包凡对腾讯科技表示,上海人没创业激情,外地人也不愿到上海创业,即便到上海,也会被上海当地文化同化掉。

  包凡说,大部分上海人的想法是,毕业后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做一个高级白领,根本不愿意去创业公司,当然,上海相关部门对创业支持力度也不大。

  “上海不缺市场,上海是中国O2O最大市场,O2O又这么热。按理说上海人才也不缺,上海的高校每年产生很多人才,上海更不缺钱。”包凡说,那只能归结为文化的问题。

  上海人的精明可体现在很多细节上。一次一个北京做互联网的朋友到上海做客,在一家餐厅与朋友吃饭,正巧旁边桌子上两名上海人在高谈阔论科技产业,于是几个人一起聊天。

  谈完后,两边分别结账,来自北京方面的人很爽快的拿出钱包直接付款,另一边则拿出手机低头刷半天后,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个说,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我的大众点评刷不开。

  北京的朋友在一旁看着顿时感觉“傻眼”,两个上海人一共吃饭不到200元,为能用大众点评省10多块钱,前后磨蹭了10多分钟,对方不禁感叹,这也是为何大众点评在上海诞生。

  或许上海人的这种精明会让外人觉得是小聪明,反而误了大事。这种风气反过来又对互联网产业不利,当行业发展状况不利时,上海的人往往习惯将创办的企业如一桩生意一样处理掉。

  比如,同样是公司遇发展挑战,安居客CEO梁伟平选择是,甩掉安居客的旧包袱,再次创业,“反正热钱多,新项目也不缺钱。”但搜房CEO莫天全的态度是,带领公司继续前行。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上海的企业家更寻求财富的安全,而非锐意进取。再以陈天桥与百度CEO李彦宏为例,同样是通过互联网创业致富,晋升为中国顶级富豪,双方逻辑完全不同。

  如今陈天桥偏好非互联网行业。上述人士指出,在非互联网行业,陈天桥只需雇佣人帮忙打理财富,可省很多心。“到陈天桥那个程度,其对财富首要要求是安全,而非更高回报。”

  现在的问题来了,当上海的互联网创业者都偏向保守,上海的人很多都不倾向互联网创业时,那么,上海又如何不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沉沦?上海还能呼唤出马云式人物出现吗?

  附:上海互联网兴旺大事记

  1999年8月,易趣在上海创立,主营电子商务,由邵亦波(微博)及谭海音所创立。

  2001年9月,盛大正式进军在线游戏运营市场,开启大型网络游戏《传奇》公开测试序幕。

  2002年,易趣与eBay结盟,更名为eBay易趣,并迅速发展成国内最大的在线交易社区。

  2003年,刚创立的淘宝遭易趣封杀,“海龟”和“土鳖”爆发商战。

  2004年2月,九城获得《魔兽世界》独家代理权。

  2004年5月,盛大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成功上市。

  2005年,分众在纳斯达克上市。

  2007年11月,巨人网络在美国纽交所上市。

  2008年5月,eBay时任首席执行官约翰-多纳霍承认,eBay中国业务失败。

  2008年7月,“1号店”正式上线,开创中国电商“网上超市”先河。

  2008年12月,新浪和分众宣布达成协议,新浪将合并分众旗下户外数字广告业务。

  2009年6月,九城痛失《魔兽世界》代理权,从此一蹶不振。

  2009年9月,新浪分众合并案流产。

  2011年11月,盛大网络从纳斯达克退市。

  2013年5月及9月,分众传媒、巨人网络分别退市。

  2014年2月,腾讯入股大众点评,大众点评独家接入微信支付。

  2014年,盛大去互联网化,相继剥离游戏、文学、视频资产,转型成投资控股公司。

登 录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现在注册

QQ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密码找回

注册邮箱
密保问题
密保答案
验证码头条新闻

还没有账号? 现在注册

密码找回

对不起,
您填写的资料有误码,
请返回后重新填写。

还没有账号? 现在注册